中國足球亟須回歸“純粹足球”

原標題:中國足球亟須回歸“純粹足球”

中超聯賽第28輪,北京國安隊客場2:1戰勝上海申花隊贏下“京滬大戰”,廣州恆大隊主場2︰0力克衛冕冠軍上海上港隊翻過“天王山”——京廣兩隊在收官階段的奪冠之爭,是2019賽季中超聯賽維系懸念的最重砝碼:最后兩輪比拼,領先2分的廣州恆大隊要先后對陣河北華夏幸福與上海申花隊,北京國安隊兩個對手為廣州富力與山東魯能隊,誰能捧走聯賽金杯,一周之內便見分曉。

2019賽季聯賽冠軍獎杯意味深長,正如1994年職業化元年大連萬達隊的冠軍,2004年甲A升級中超元年深圳健力寶隊的冠軍,時代更迭勢在必行。

2019中超賽季余音未了,2020賽季已然近在咫尺:中國足協多次強調“放權”,表明盡可能不再干涉聯賽事務﹔職業聯盟進駐中超公司隻等批復挂牌﹔涉及競賽的各項新政正在擬定當中﹔中超公司已有多項商務協議面臨修訂——今明兩天在上海召開的投資人聯賽工作會議結束之后,《進一步推動聯賽發展的若干意見》將在12月初出台,這表明中超聯賽將在新的賽季呈現出嶄新面貌。

今年8月,中國足協換屆大會完成“換血”,新任中國足協主席陳戌源確定即將組建“職業聯盟”全面接管聯賽——中國足協和職業聯盟是合作伙伴關系,職業聯盟負責聯賽運營與發展,中國足協按照規則對職業聯盟進行服務和監管。而職業聯盟的當務之急,是擠去聯賽當下虛熱泡沫,讓中超聯賽進入健康發展軌道。

過去10年,從恆大集團接手廣州足球隊開始,中超球隊的運營成本經歷爆炸性增長,2011賽季阿根廷球員孔卡1000萬美元身價足夠令人咋舌,2016賽季巴西球員胡爾克、奧斯卡6000萬歐元級別的轉會費更是讓世界足壇對中超聯賽刮目相看。如果說孔卡、胡爾克和奧斯卡等人還算物有所值,隨之而來的U23新政讓國內球員身價暴漲,年輕球員轉會費突破億元人民幣大關,國腳年薪上千萬元——這與中國足球的實際水平以及產業經濟狀況並不相符,能夠起到“引導”和“調節”作用的“限薪”理所當然。

上周中國足協發布《關於各職業聯賽暫緩簽署球員工作合同的通知》,旨在幫助俱樂部和球員在新賽季工作合同方面達成共識,中超、中甲、中乙三級聯賽,本土球員、U21球員、歸化球員以及外援都應執行相應薪酬標准,“天價球員”的市場不再膨脹。

此外,今后5個賽季,三級聯賽將逐步完成擴軍(乙級聯賽達到48支球隊規模,頂級聯賽達到18支球隊規模),擴大競賽體系的輻射范圍——本賽季數支中乙球隊因財政問題欠薪甚至解散、破產的窘境,給職業聯盟敲響警鐘,引入第三方監管機構對中超乃至乙級聯賽俱樂部進行財務規范的方案已在討論之中。

新政當先,能將中超聯賽納入健康發展軌道並不容易,更何況新賽季的賽程安排也是難題之一。

本賽季多個長達兩周的間歇期一度讓中超聯賽有些索然無味,到賽季末期緊趕進度時還被CBA聯賽挖走一塊關注度蛋糕(CBA聯賽幾乎每晚都可以讓球迷看到比賽直播),而到2020年,中超賽程安排還要煞費苦心——世預賽40強賽3月26日和3月31日兩場比賽(先主后客)需要兩周間歇期,6月4日與6月9日兩個主場比賽又需要兩周間歇期,到7月下旬東京奧運會開幕,中超聯賽還要擠出至少兩周時間休賽,如何科學協調時間、滿足贊助商要求、最大限度聚攏球迷,是職業聯盟需要解決的現實難題。

但無論如何協調,聯賽的過度犧牲已被事實証明並不可取。

以引發主教練裡皮辭職的世預賽客場先平菲律賓隊、再負敘利亞隊事件為例,中超聯賽已經為國足作出最大讓步卻效果甚微:國足11月14日在迪拜挑戰敘利亞隊,中超聯賽早在10月27日就進入間歇期,為國足讓出長達兩周的集訓備戰時間,以至於有些心大的球迷淡忘了還有3輪決定多隊命運的聯賽要在一周之內全部“解決”。由此可見,“過度保障”害人害己。

對比日本J聯賽不難發現,“國家隊”與“聯賽”完全可以做到利益共存:根據世預賽賽程安排,日本國家隊11月14日在客場挑戰吉爾吉斯斯坦隊,但11月9日和11月10日日本國內聯賽仍然照常進行——球員按照正常的比賽節奏進入賽場,最終以2︰0贏得比賽勝利,小組賽4戰全勝領跑積分榜,反倒是國家隊比賽結束后球員們迎來較長休息時間,直到11月23日J1聯賽才重燃戰火。

在世界足球強國,“國家隊”與“聯賽”兩條脈絡相輔相成極少例外。當下中超聯賽沒有成熟的足球產業鏈條支撐,大多數中國球迷對於足球本質的理解還停留在“勝負”層面,因此當中超聯賽決心在新賽季“退燒”,中國足協和職業聯盟面對錯綜復雜的局面,如何給球迷呈現出一個穩定發展的前景,將決定這一季足球改革的真正效果。

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 郭劍


(責編:左瑞、鄧楠)

上一篇:高洪波等4人受聘为北体大中国足球运动学院客座教授 下一篇:没有了
外围买球365app